用漢語拼音拼台、客語 Using Hanyu Pinyin to Romanize Taiwanese and Hakka

積丹尼 (Dan Jacobson) 1997 年 6 月 7 日; 台灣語言發展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主辦單位:教育部教育研究委員會。 承辦單位:國立新竹師範學院。 本論文發表當時用的名稱: 「多提供一個台、 客拼音方案」


2002/10: 我不再堅持本案, 譬如見我現在用的一個客家案。 I am no longer insistent about these romanizations, e.g. see a Hakka system I use now.

目錄 Index


自序

  1. 1998 年余伯泉提出「通用拼音」, 我在1997年提出這篇文章時也許已經達到余的理想: 華、台、客三合一拼音法。 我與余不同的是我不會要求漢語拼音本身更改。 小小的我憑什麼更改世界語言最大的標準。

  2. 以下原稿為作者積丹尼(聲韻學旁聽生)於 1999 年 4 月 5 日投稿台灣日報民意最前線

    華、台、客語用「漢語拼音」是最好的投資

    昨日本欄(林松源先生)提的華、台、客語三合一拼音法也是我的理想, 兩年前我曾寫一篇論文: 「用漢語拼語拼台、客語」作為三合一的設計。 正好那次研討會主持人也是教育部閩、客 (TLPA)拼音方案作者, 他要求「漢語拼音」 四字不能出現在我的論文名稱。 是不是因此造成前北市路牌譯音設計者余伯泉, 不知道別人也做過此類研究則不得而知; 也許大家認為只有廈門大學那套。 其實採用漢語拼音外從事三合一的設計外, 很多人也曾用過注音符號拼台、客語, 而注音符號因為與漢語拼音有一對一的關係, 所以我那套也不算那麼了不起的大突破。 「了不起」的是余伯泉的「通用拼音」, 因為不管他是不是依據語言學理, 竟能隨便更改世界既有的標準(漢語拼音)。 大家用注音符號或漢語拼音拼台、客語, 從來沒為了配合台、客語而要求注音符號或漢語拼音本身必須同時改。 我們使用英文前難道會先去修改英文, 然後再提出所謂台灣人自己的一套英文, 並以此號稱所謂的「主體性」等等?

    本文認為他這種心態是想辦法報復華語 50 年對母語的打壓。世界都在用漢語拼音, 台灣遲早也會用, 因為這是由市場決定的, 因此本文認為用漢語拼音拼台、客語是最能保護我們的拼音投資。 而教育部閩、客案(TLPA)也冒然給漢語拼音的特徵(zh、z、c …等)重新定義, 註定其不能生存在未來拼音環境。

  3. 本文章原名「用漢語拼音拼台、客語」。 主持人要求「漢語拼音」四字不出現在標題因此而改。 本文章反映當時 1997 年狀況。

    很感謝東吳大學心理學系邱耀初老師、許鶴鍾先生、蔡明家同學及鄧伊茜同學。 沒想到有人想讓我的文章復活, 1997 年發表時是用筆稿, 以為打字後會看的人可能寥寥無幾, 所以認為不值得花費幾週的時間打字。 而現在又將面臨各式拼音方案「決賽」的關鍵時段, 希望這篇曾埋沒在紙堆裏的文章, 能以新的面貌發揮一點廢物利用的價值。

積丹尼 1999 年 3 月 12 日 台中市東勢區慶福街 1-6 號 (04)25854780 http://jidanni.org/


提要 Abstract

本文章試以「漢語拼音」為基礎設一個台、客語音標。

This article attempts to use Hanyu Pinyin as a foundation for a Taiwanese and Hakka romanization system. Also we suggest the use of Hanyu Pinyin to romanize Mandarin in Taiwan. A more detailed English abstract of this article is appended at the end.


  1. 聲母

    本案 注音符號 國際音標 台語例字 客語例字 見說明
    b p 12
    p p'
    bb --- b ---
    m m
    f f ---
    v (万,ㄪ) v ---
    d t ---
    t t'
    n n [加]拿[大] [加]拿[大]
    l l
    g k ---
    k k'
    gg --- g ---
    ng (兀,ㄫ) ŋ
    h h
    j ʨ 34
    q ʨ'
    jj --- ʥ ---
    ng (⼴,ㄬ) ɳ* ---
    x ɕ
    zh ʧ --- 56
    ch ʧ' ---
    sh ʃ ---
    r ʒ ---
    z ts ---
    c ts'
    zz --- dz ---
    s s
    --- --- --- 7

    ()括弧裡是過去老的注音符號。 「---」代表此語言沒有這個音,等等。 ɳ 字尾巴應捲回,如 ʑ 。

  2. 韻母

    本案 注音符號 國際音標 台語例字 客語例字 見說明
    m m̩* 8
    n ---
    ng
    eng
    (兀)
    ŋ̩


    i 倒ㄓ係 ï --- (如 sin)
    im ïm ---
    in ïn ---
    i ㄧ系 i (如 xin) 9
    im im
    in in
    ing ---
    e ㄝ系 e,ɛ 10
    eu ɛu ---
    em ɛm ---
    en ɛn ---
    ie ㄧㄝ系 --- iem 與 iam 對立
    ieu iɛu ---
    iem iɛm --- (弇)
    ue ㄨㄝ系 ue, uɛ (有音無字) 11
    uen uɛn ---
    a a 12
    ai ai
    au ao
    am --- am
    an an
    ang
    ia ㄧㄚ系 ia ---
    iao iau
    iam iəm,iam…
    ian iɛn ,ian…
    iang iaŋ
    ua ㄨㄚ系 ua 17
    uai uai
    uan uan
    uang uaŋ (有音無字)
    o --- ɔ 131416
    oi ㄛㄧ ɔi ---
    on ㄛㄣ ɔn ---
    ong ㄛㄥ ɔŋ
    io ㄧㄛ系 台io, 客iɔ 1316
    ioi iɔi --- *
    ion iɔn ---
    iong iɔŋ
    ou o ---
    u ㄨ系 u 1415
    ui ui
    un un
    ung ---
    iu ㄧㄨ系 iu ---
    iui iui ---
    iun iun ---
    iung iuŋ ---

    (m̩等等:希望看到的是 m 字正下方有個點。 kioi: 疲勞。)

    -m、-n 、-g 改為 -p、-t、-k 則入聲。-h 為喉塞音。有的字典(連大陸發生過)用 -b 、 -d 、 -g ,這是嚴重的錯。在英文或 IPA 這一定是濁音,遠離漢語。英語 -p 、 -t 、 -k 很近漢語。 -b 、 -d 、 -g 若用完,又就無法拼非漢語。要知道同一個符號拼前邊與後邊(k-,-k)強調他不同的特徵。

    鼻化音:用電腦 ASCII 〝~〝: Ji ~(錢);(也可放在 i 上位)(印刷理想)。〝~ 〝在 I.P.A. 及葡萄牙語亦代表鼻化音。不用 -nn 、 N :如護照印 MR. JIN 或 JINN,移民後害子害孫、害己害祖(如現在美國有很多〈國語羅馬字〉陽平 殘留受害者:Mr. Horng [horŋ] 洪,Mrs. Chern [ʧ'ɛrn] 陳。)〝~〝到國外會安全消失掉:Mr. Ji。〝~〝是 ASCII 的 95 個字母之一,故保證你電腦有, 不必開電源,鍵盤就有。不會講台語的人〝~〝不會唸還好, 比唸出個 [-n] 好多了。

  3. 聲調

    選聲調符號,我們先看漢語拼音注國語有沒有我們可以用的。有: 即—、/、\,但ˇ不用,雖然在台灣國語它算另一種「\」, 但我們必須按照正式的國語,而台、客語沒有「ˇ」調。 其他的調我們先看電腦的 ASCII 的 95 個字母有哪些可以考慮,如 _及=,加上以上所提的/、\及-( ASCII 無¯)所以連沒裝中文的電腦也可以用這些 ASCII 或號碼…當然設備越好,調可弄得更漂亮,或至少放在上邊: dàn。

    本案記本調,未記調表示「便易寫法」並非陰平。若限制在 ASCII 之下可以試用:

    語言 ╲ 聲調 陰平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去 陽入
    台語 gun1 gun2 gun3 gut4 gun5 gun7 gut8
    gun- gun\ gun_ gut_ gun/ gun= gut-
    客家 四縣 gun1 gun2 gun3 gut4 gun5 gut8
    gun/ gun\ gun- gut_ gun_ gut-
    海陸 gun1 gun2 gun3 gut4 gun5 gun7 gut8
    gun\ gun/ gun_ gut- gun-
    音值 11 ˩
    gun= gut_
    音值 33 ˧

    (我是很快選的,為了完整本案。我重點不是這裏,大家可以幫忙再細選。)

    (沿用傳統聲號:若從國語借 1 為 ˥,2 是ˊ值等等, 還是沒保證過 50 年它們會跟著國語一樣變。)

    若不限於 ASCII 或印刷設備好,就可以設更理想符號。不用 -x 、-f、-aa- 等等。 出國時聲調也應該消失而不化成怪物給外國人唸。後邊加一個數目或加 -g、-x 都用了同樣的位置,只是數目不會那麼嚴重干涉閱讀。

  4. 說明

    說明 1

    本案無意見對什麼時候用漢字,什麼時候用拼音。 原住民語言,看有沒有願意銜接漢語拼音定音標,本案就可以服務全島。 (我沒有研究原住民語)

    本案與注音符號有一對一關係, 易對換無新負擔, 最近大家都在公佈新的台、客語方案, 可惜的是,仍在犯「把 G 寫作 K , B 做 P ……」的錯,威妥碼式之後,設〈國語羅馬字〉(Chao ,1968,p21;王力,1991a,p551-2), Yale 式,漢語拼音,注音符號第二式,都沒有再犯這個錯,而「二式」雖然不錯但如 JUTIAN (竹田)除台語之外,都算「橘田」的拼法。

    其實就是因為這些硬體軟體沒統一我才無法順利輸入本文章而用手寫 (長故事刪去了), 聽外國人讀台灣的路標, G (B..)做 K (P..)的問題就清楚了, (請參考以上王力及趙元任的說法, 以及下面幾個「故事」。 [b]作 V 大衝英語, 又害了我們不能記台灣其他語言, 兩三字母表示一個音在英文常見,要一定只用一算吝嗇。

    說明 2

    bb:手不必找第二鍵。羅常培( 1931,p33)說 bh 留給吳語!(按:吳語為中國人口最多的方言。)

    bb , gg :英語也有雙字母在前: Lloyd , ooze , aardvark ,但我也不是提倡隨便接受大陸某些方言字典整套,如廈門大學曾拼 m 為 bbn :「名」 bbnia 。這是給電腦看的,不是給人看的。 Mia 就好了。(也不必 mia ~; m-、 n-、ng- 字後不加~)

    至於我們的原則,我們的符號到國外,不能化成怪物, Lloyd 英文唸 Loyd , aardvark 唸 ardvark 可見 bb , gg …..大概會被唸 b , g …( oo -是 [u],下面在「搞 r -、oo-」項有講)

    我們有心理準備:「方言」: hongggan。 但,「hanggan」時用「隔音符號」 (見漢語拼音方案), 雖然所有單字母用完才用 bb ,但假設 v 是空的,仍不能用,音差太遠。 (也有人冒然重新定注音符號的「万」為「b」!)

    說明 3

    我這一套可以批評ㄐ系/ㄗ系( j , z )可以合併,這樣仍可以拼台語,只是客語與國語 [i]/[ɿ (下方加線)]就有問題,而注音符號學生都會, 與本套有一對一關係,不算新挑戰,我也可以拿出「用一個符號代表 [ʨ] 及 [ts] 會影響孩子的學習」理由。(如候選人,「重視家庭、孩子」) ﹝笑﹞ (☺)(又見下面「不給小朋友衝突」項。)

    其實, 什麼都可以改, 重要的是大家把握這個原則, 要看全球最大多數人是用什麼 ……如別的有華人國家(新加坡、馬來西亞)都用漢語拼音, 至於用漢語拼音寫台、客語,細節可以再討論。

    也許又有 jj 又有 zz 太多(整篇文章算拋磚引玉。)都從 bb 類推。

    說明 4

    ng :兩音一個符號(ŋ ,ɳ(字尾巴應捲回))(嗯!好像我犯了以上「說明 3」講候選人處的罪…小事情吧 ﹝笑﹞)

    說明 5

    zh 系是海陸音,而接著的 -i 要讀 [i] 。設漢語拼音時,王力(1991,卷20,p156)也提到 -i 在這裡給我們的方便。(見「VHS vs BETA」故事之下面)

    我們拼海陸 [tsɿ (下方加線)] [ʧi] 用 zi 、 zhi ,王力(1991,卷20,p156)說:

    這樣,不但可以照顧歷史,而且可以照顧方言, 因為有些方言把「知」、「資」等字的韻母都唸成 i (如廣州),另有些方言把「知」類字唸成 i (福州、廈門、惠陽等)。 在文字上,可以使粵語、閩語、客家話(一部份)和普通話一致起來。 當然,在正音教學上,還是要說明這個韻母和普通的 i 的區別。

    (算寫一兩個字,有時候國語換台、客語不必重新拼而已)

    說明 6

    寫 r 也許太重,或只用 y ,而叫用者自行加摩擦。 j :用完了。 jj , zz : [ʥ] 非 [ʒ] 而太重的感覺。

    說明 7

    客語用漢語拼音 i- 改 y- 的規則,台語維持 i-,u-,不改 y-,w-。

    說明 8

    台語「轉」太近國語「鄧」乾脆作 deng 。只是零聲母時留原來的 ng 不作 eng 。如國語「恩」≠台語「黃」(王力:1991a:537)在開頭而言。看我們的 [ɛn] 作 en ,故也許「轉」作 dng 最好…?值得討論。

    說明 9

    eng , ing 都可以,但漢語拼音 eng 為ㄥ故避之。又客語就不必另立 ing 。「韻母 Iŋ 、 Ik 中的原音常常複化,實際音值為 iIŋ 、 iIk 或 ieŋ 、 iek 或 Ieŋ 、 Iek 。」(引自漢語方音字匯,1989,p35)。但不如北京 jiang , i 及 a 可以發得那麼獨立,所以不必寫 -ieng 那麼豪華,大家接受把 [ien] 、[iɛn] 作 ian ,為什麼不能接受 ing 呢?

    說明 10

    e 為了避免與漢語拼音有衝突,可以找它的最近衰弱複元音(王天昌 1987:139) ei 代替,但是還是用 e 而記得它的音與唸國語時不一樣最好。 hen 國語是 [xən] ,本案客語是 [hɛn] (以上的 [ɛ] 也有 [e] )大衝突,值得討論。(順便提漢語方音字匯(1989:35)說「韻母 ɛn 、 ɛt 中韻尾部位發音不穩定,有自由變體 -ŋ、-k。」但這也許限於廣東梅縣。)

    本來漢語拼音有 e 上邊加 ^(ê)為了拼此方言音(王力,1991,卷20,p165) [ɛ] ,但它超出 26 字母,所以我們不用。(ASCII 也無。)

    我寫台、客語的 [ɛ] 作 e ,算拿正式漢語拼音 ê 的帽子丟掉(民眾也會幫您丟,如威式「’」(送氣)。 (或我的「~」鼻音(??!))(聲調也常常不寫:方便)

    說明 11

    漢語拼音 lüe(ㄌㄩㄝ)、nüe(ㄋㄩㄝ)的 u 上必加兩點。所以選 ue 之衝突減少。(台客無ㄩ,例:ㄋㄩㄝ,故省那)

    說明 12

    定 ao 或 au 都可以,但 ao 為漢語拼音。另參王天昌(1987,p139) [見下面]

    說明 13

    台語兩種 o 怎麼拼的問題,我們可以參考 Yale 大學粵語拼法:面對[ɔ]、[ou],他們寫「o」、「ou」,我們面對 [ɔ]、[o] 寫「o」,「ou」。就是找 [o] 的最近的衰弱複元音(王天昌,1987,p139)「ou」。英文 Color / Colour ; Labor / Labour ,美/英拼法 o / ou 同音,表示都在我們的入選範圍。王天昌「漢語語音學研究」 139頁對「ou」說:

    衰弱複元音是前一個元音的響度較大,用「>」符號表示之;例如國語的「愛」 [ai] 、「澳」 [au] 、「歐」 [ou] ,因為響度先大後小,逐漸衰弱,故名。 發達複元音是前一個元音的響度較小, 後一個較大,用「<」符號表示之, 這樣先小後大,逐漸發達,故名;例如國語裡的「鴉」 [ia] 、「耶」 [ie] 、「蛙」 [ua] 、「窩」 [uo] 、「曰」 [ye] 就是屬於這一類。

    發達複元音因為響度大的元音在後頭, 結合的重點就在後頭, 所以發音器官移動的終點是確定的,例如國語的「牙」 [ia] ,舌和唇的狀態總得由 [i] 移動到 [a] ,把 [a] 的音正確完成才行。 但是衰弱複元音則未必如此,因為後頭是微弱的成分, 所以由於語音上的惰性現象, 發末尾元音時, 舌頭常常在移動還沒有完全完成時, 就停止移動了,例如「愛」 [ai] ,從 [a] 移動到 [i] 中途必須經過 [e] [I] ,由於惰性現象,或許移到 [I] ,甚至才移到 [e] 就停止了。 因此,衰弱複元音的發音器官移動終點不確定, 咱們標寫國際音標時,也常運用這現象寫 [ai] 為 [a] ,寫 [au] 為 [ao]

    從國際音標類推到拼寫用的字母,改寫 o ,用 ou 是最好的選擇,是離開原來的 o 最近的選擇。

    常常什麼都簡寫,如漢語拼音 iou→iu,uei→ui,uen→un, 那麼,為什麼無別的選擇時候,不可以「繁寫」呢? [ou] 的響度最大是前邊的 [o] (見以上王說)。

    有人作 or ,在英國英文可以,但從美語看,算致命傷。 oo 當詞尾一律讀 [u] 而不得隨便用。(見下面「搞 -r -oo」)

    (曾有人把 [ɔ] 作 ou ,但這樣子沒考慮哪一個較近 [ou]:[ɔ] 還是 [o]。從以上王說得知 [ou] 最大成分是 [o] ,而一般元音舌位圖得知從 [ɔ] 到 [u] 必須經過 [o] …… 就是說 [u] 近於「蚵」遠與「烏」……)

    我是想全台灣只用一套台語拼法而不立漳、泉二套(細寫時可用國際音標), 南部泉州腔「高」 [kɤ] 仍注 gou 。如英文各地各腔但同一拼法。(一般的強國只用一個寫法, 大家不想做強國嗎?﹝笑﹞)其實 [ɤ] 已經繞回到北京「哥哥」的漢語拼音 e ,但 e 我們已經挪用了,把 [o] 看做全國(島?省?)標準而 [ɤ] 為南方方音。但看廈門(方音字匯,1989)

    廈門話市區口音因年齡不同而有差異。 部份老年人口音有 dz 聲母(日母字),如「如」 dzu ,中青年人則歸入 l 聲母。老年中年人口音中元音 o 唇形不很圓,青年人更轉變為不圓唇元音 ɤ 。

    是不是不久台灣也會有同樣自然進化, 而我們在符號上應該規畫為了未來?可是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笑﹞我們不管他們……如美國保存 -r:car 英國丟掉了 200 多年了。

    io [io] 維持,不跟著 o 改為 [iou] (台語)。

    說明 14

    國語 ong (東)實際舌位空間大,所以此音客語寫 ung 我們仍能接受( ong 已經被佔。)(國、台語無 ong , ung 對立,客語才有。)

    說明 15

    漢語拼音定 ui 為 uei 的縮寫,遭成台、客語的真正的 ui 要改如 wi 來避免。但是還是維持 ui 最好,而請用者記得他不是唸國語,所以發 ui 而不發 uei 。

    說明 16

    這幾行的注音符號算「寬式」。

    說明 17

    我們定 ua 比 oa 更近與 IPA ,恭喜 IPA 近於我們,但我們求婚的對象為漢語拼音, IPA 怎麼做我們不太關心。

  5. 下面

    下面我來講一些故事,若有「重複」請視為「強調」 ﹝笑﹞。無順序,這樣不會太單調。

    羅肇錦

    先看羅肇錦( 1995,p76)是怎麼說的:

    首先根據很多人的考慮,認為教會羅馬拼音,在台灣使用的時間最長, 最具有歷史的意義, 尤其兩三百年來, 教會用這套符號出版記錄了不少的書籍資料, 今天就以這套符號為基礎去推廣, 是順理成章的事。這個看法基本上沒有人會反對。 然而站在目前的語言的大社會, 以及未來漢語注音的發展來看, 教會羅馬拼音根本無法與大陸的「拼音方案」爭地盤。 原因很簡單, 十億多人口使用的符號, 絕對會蓋過兩千萬人口所使用的符號。 何況拼音方案的設計, 基本上就是用來教學而不是研究分析用的。 如果以普通話的符號結構為藍本,在音位上作一些調整, 使這套符號只要增加幾個字母, 就可以用來注閩南話, 改變幾個符號就可以注客家話。 再調整幾個音位就可以用來拼讀原住民語。 當然,將來學習英文、日文 ….等,也可以依此辦法制定一套大同小異的拼音符號。 如此一來,不管用在哪一種語言都可以有通用的符號, 學了這套符號, 可以一勞永逸。 不但在台灣可以通,在其他十多億的華人世界也可以通, 甚而漢語以外的語言學習也可以用, 大家熟悉了這套符號以後, 可以使用一輩子, 何樂而不為?擔心的是大家不肯拋開意識型態之爭, 不肯跳開統獨的差異立場, 來共同為我們的文化做最理想的建構。 如今, 「台語」的注音符號, 已經推行有年, 政府一直都沒有拿出一套辦法去加以規範, 也沒有真正集合學術單位與民間教學者共同討論, 來制定一套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注音符號。 反而放手給民間, 各人使用各人的符號, 將來不知要浪費多少的人力和物力。 因此本文希望關心「台語」注音符號的先進朋友們, 拋開成見, 考慮以大陸的拼音方案為藍本, 共同制定一套適合台灣當前語言環境與未來發展應用的注音符號, 才是推展台灣文化的急迫任務。

    他建議:

    台語的「注音符號」:採用羅馬拼音中的「拼音方案」, 當作台語注音符號的基礎結構, 然後斟酌修訂出閩南話、客家話的聲韻調注法。 而國語則完全採用「拼音方案」來注音。 原住民語則以拼音方案為基礎另加漢語所沒有的符號, 訂定原住民語的拼音符號。

    (還有這個好玩的)

    由於ㄅㄆㄇㄈ在台灣已經推行了四十來年, 大家熟悉的注音符號也只有這套, 所以大家心目中除了ㄅㄆㄇㄈ以外, 別無注音符號, 與當年提到總統都是蔣總統一樣的不可替代。 ﹝笑﹞

    為什麼羅肇錦頭殼那麼清楚, 你們其它的仍在打轉?是不是我們是中共的 spy ?還是美/客打壓台語?﹝笑﹞

    江永進

    江永進( 1995,p61)說

    第一, TLPA 是根據教會白話字改進, ma 會使講是用語言學家 e 國際音標做底。 但是,現實 e 事實是,英語是主要 e 世界語言, TLPA gah 英語發音 e 衝突真厲害。 國際 jit 個詞用了真好,但是敢 dor 有國際性?事實 ma 是,國際音標是(國際)語言學家 e 音標,英語是普通人 e 國際語言,語言學家畢竟是少數 e 少數,二個根本免比(我足希望使用國際音標 e 語言是上強勢 e 語言,按呢 dor 免爭論)[…]

    M 免講遠講大, ganna 講台灣 e 教育,如果咱若採用 TLPA , veh 按怎教咱 e 囡仔,「t」有時讀做「ㄉ」,有時讀做「ㄊ」? Iau 有教育部 e 注音符號第二式, ma 是「d」做「ㄉ」、「t」做「ㄊ」(用ㄅㄆㄇ作電腦 e 華文輸入 e , ma 無人親像 TLPA 用「t」做「ㄉ」、「th」做「ㄊ」)。 當然,大約每一套音標攏有 gah 英語衝突 e 所在,但是衝突 e 濟 gah 少,差別 e 大 gah 細(差別大 e 卡好區別),會造成非常大 e 無仝,我 e 經驗是, TLPA 漢羅 e 文章需要費大力氣去解說為啥麼「 t」愛讀做「ㄉ」。

    其實,施行漢語拼音地區人口超過講英語為母語地區人口 …反正我們不必等「中共武力犯台」, 才能開庭審判誰失去良機, 把台灣拼音的車子開了馬路左邊, 不管全球已開右邊, 洪先生,董先生,出來!房子已經被包圍了!

    P.S.:像印度,如果算講英文地區,本文章一些統計必須調準。

    P/PH 或 B/P:王力

    看 IPA (國際音標)

    IPA 寬式 p p’ t t’ k k’
    IPA 嚴式 p’ t’ k’

    (其他類推)(圈應於字正下方)

    王天昌

    王天昌( 1987,p101):

    國音的ㄅ,雙唇接觸較軟,真正的音值是 [b̥](濁音 [b] 的接觸較軟,在其下加清化符號「。」。(按:清化 = voiceless)

    乖乖派的人都要跟著 IPA 作 p / ph ,但是到了嚴式我們就有理由用 b / p 。王力《漢語音韻學》(1991a,p550-552)是這樣說:

    錢玄同論關於 Gwoyeu Romatzyh 字母之選用,民國十五年十一月九日「國語統一籌備會」公佈的 Gwoyeu Romatzyh (以下簡稱 G.R.),是那會中的「羅馬字母拼音研究委員會」所制定的。 我是委員會中一份子,對選用字母這件事知之甚悉,現在借「新生」出 G.R. 特號的機會,來把他說明一下。(有些字母如 m、s、a、o 等等,都是無須解說的,就略去不提了)。

    (一)聲母

    b、d、 g 與 p 、t、 k:用 b 、d、g 三母表ㄅ、ㄉ、ㄍ三音,頗有人懷疑, 說,這是用濁音字母表清音,於音理不合。 其實這種懷疑是指知其一,不知其二。 現在引趙元任先生的話來做說明:『用 b、d、g 字母寫ㄅ、ㄉ、ㄍ等音, 在音理上乍看像有以濁母寫清音的嫌疑;但在歐洲用字母的習慣上,b、 d 等字母(本稱 Mediae ,並無「帶音」或「濁音」之意)其實有兩種性質:( a)帶音,(b)用力較軟弱。 近年來語音學者碰巧把第一種性質作為 b 、 d 等字母的定義,這種定義,雖然沒有不對, 但並非天經地義, 且在實際用字母的時候(於文字性質的)有些不便的地方。北方人說 beandow (扁豆), 與德國南方說 baden 一樣:就是重讀的 b ,不帶音而軟(語音符號 [b̥] );在字母中的 d ,帶音,也軟(語音符號 [d] )。這種音在德文也用 Mediae 字母,在中文有何不可』?

    這是 G.R. 用 b、d 、g 表ㄅ、ㄉ、ㄍ的理由。若不用 b、d、g 自然用 p、t、k 了。ㄅ、ㄉ、 ㄍ用了 p、t、k 則 ㄆ、ㄊ、ㄎ 非作 p’、t’、k’,即作 ph、th、kh。前式早經 wade用過,極不適用,因為這個「’」號很容易遺落, 也很容易裝錯(反裝);在過去的事實上, 往往索性不去用牠,於是ㄅ等與ㄆ等兩類的音便混淆無別了。 若用後式,也太笨重。 要是沒有別的簡便方法, 自然這個笨重方法也未嘗不可對付著用用※;可是用 b、d、g 表ㄅ、ㄉ、ㄍ,既不背於音理, 又可使 p、t、k 專作表ㄆ、ㄊ、ㄎ之用, 不必加符號或字母, 比較的自然要簡便些,所以 G.R. 就用了這個方法。 精密的說,國語中並非沒有濁音 b、d、g,凡複音詞的中音或末音, 往往讀得輕些, 軟些(不一定是輕聲), 這些輕而且軟的音, 若聲母是ㄅ、ㄉ、ㄍ, 常要變成濁音, 如上文所舉「扁豆」的「豆」字即其一例, 所以國語的 b、d、g,可以說是兼清濁兩用的。 此外還有一件好處:國語的習慣, ㄅ、ㄉ、ㄍ, 與ㄆ、ㄊ、ㄎ疆界分劃得很嚴, 不容稍稍含混, 用兩類字母來區別牠們更是極適宜的。

    ※對講英語的人,如看到k開頭一定要送氣,不管後邊有沒有「‘」、「 h」等等…要我們不送氣算干擾腦子基本層。將ㄍ…作 k …,也應該有所害對用此種拼音的中國人學英文的時候。

    查詢快

    要查索引,用音標非常的自然,用筆劃或部首或四角號碼要先經過思考 …麻煩。大陸很多書有拼音索引,譬如「台灣省地名錄」(1992 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為什麼要買大陸的?因為台灣的仍限閱(☹)

    陣風 9G

    電視氣象「風力 6 到 7 級」的「級」字處常印「G」。唸車牌台灣人「PB-67」, 讀ㄆㄧㄅㄧ…約定俗成,也為本案之小佐證。 「B」也不用台語 [b]。

    不要給小朋友衝突

    我們拼台語維持ㄐ/ㄗ([ʨ]/[ts])兩系的不同寫法, 這樣子才與注音符號及漢語拼音有一對一關係(同一套, 小朋友可以拼國、台、客語),又客語 [ɕin] / [sin] (新/身),本案為 xin/sin, 而不用 ï 或 ii。 「x」大家也許看不慣, 但是是漢語拼音所以(我)不准(您)改。

    羅常培

    羅常培《廈門音系》( 1931,p29)說:

    『國語羅馬字既然(丹按:當時 1931年)成了國音字母的第二式, 那末制定各地的方言羅馬字似乎有應用牠的原則加以一律化的必要, 所以下面所列的廈門方言羅馬字的系統, 就是根據國語羅馬字的原則而另行改定的。』

    65 年前羅常培 100% 把握了問題,可惜他不能在場,我就可以閉嘴,讓他講。

    隨便創造

    隨便創造, 如教育部台語式, 送氣都加 -h-,連ㄗ/ㄘ:c/ch, 以為這樣有助於孩子懂音理,是大錯, 我們英文字母不像韓國字母,音近形近(大致講), 但是我們仍有辦法過日子。 而那麼多年,音都變,但寫法改革大家不會接受。 改什麼很多系統就會亂!!漢語拼音確是有很多創造, 但用的人數已經超過講英語的,所以我們應該接受。 為什麼一定要加 -h- 表示送氣孩子才懂? 注音符號每個字母從形看不出它與其相對送氣者的關係, 孩子還可以用…

    英文拼法那麼亂,美國孩子還有辦法…

    「spy」:/sby/,送你一口氣

    人家說英文「spy」 證明英文/P/與/B/是以清濁分而不是送氣之有無。 但為什麼我不能看做/sby/, [s] 之後只能有一個音位叫它/p/或/b/,是不是歷史的巧合都寫 sp-、st-、sk-而不寫sb-、sd-、sg-… 也許大家的分析受傳統拼法的影響 (或也許我已經開始附會﹝笑﹞(我算無牌照的))Lagefoged(1982 , 頁碼忘了)我記得也不用清濁分英文聲母。 (牛肉在這幾行﹝笑﹞:)我們美國人看到 p-、t-、k-,在詞的前面(非 ph-、th),一定要送氣,我們看到 b- 、d-、g-,一定不能送氣,您說中文以送不送氣分, 清濁不算(國、客語)那麼我們美國人開高速公路念路牌 Kaohsiung (高雄!!)之 K ,您不要聽送氣,您改為 G 。以下會提到交通部,已經注意這個問題, 只是我們設本土音標朋友不願意讓威式終於絕種, 他們的單位應該送他們出國旅遊聽聽看別人怎麼讀他們的「藝術品」。

    聯合報

    貴國很好玩,「聯合報」是這樣看(←←←), 「聯合晚報」是這樣看(→→→),歸納分析:早晨往左,晚上往右,大概屬於 360度旋轉…台灣人頭應該暈。

    百年老店

    如果不能用漢語拼音拼台語是因為已經有一百年的教會羅馬字。 請問,大家所擁抱的教育部方案將教會的 ch 寫 c , chh 寫 ch …為什麼這個可以接受但我的東西不列入議題一樣。 不本土?要又笨又土?﹝笑﹞

    您很聰明,我不懂

    我們外國人不懂,兩岸講的國語是一樣, 為什麼台灣要故意把它拼的不一樣給我們外國人看(路標決定要用注音二式)。 既然國語拼音目前只是給外國人看(學校裡用ㄅㄆㄇㄈ) ……拒絕用簡體字, 這我明白,有道理,換的成本高,但刻意拼得不同……我不懂。 如入境換貨幣,右手斷重新學用左手寫, 出差日本要開路左邊,軟體改了,要重新學,年紀越大, 這些越麻煩,故意弄了系統不一樣的。 未來很多文書工作者會恨你。 而在中國音韻史留下個臭名!如焚書者一樣。

    本鄉「ㄍ」做「ㄎ」

    正如有一個鄉鎮偏偏要設自己的注音符號,ㄍ做ㄎ,ㄎ做「ㄎ h」…造成那鄉鎮教材要自己印,而那些孩子到全省各地後, 永遠帶著對注音符號的障礙。 試試唸:ㄊhㄞˊ ㄔㄨㄥ ㄒㄧㄢˋ ㄊㄨㄥ ㄕˋ ㄔㄣˋ (台中市東勢區)了解我們用您的音標的痛苦沒有?

    送氣用 -h- 真的科學嗎?

    教育部台、客方案送氣聲母均加 -h-,如 c/ch 看起來很科學,如韓國、日本字母與國際音標送不送氣關係就看得出來。 但是拉丁字母是否有過這樣的歷史及習慣?還是只是國際音標才有? 而用國際音標的人有沒有幾萬?用英文幾億,必修漢語拼音也幾億(大陸孩子)

    搞 -r、-oo…… st☺☺pid(stupid )!就是說,笨

    以上提到台灣學生必須多年接觸國語與英語, 那麼我們增補漢語拼音為了容納台、客語,我們的原則是: 1.整個漢語拼音接受;2.其未定地方增補但儘量少違背英文。 漢語拼音違背英文的部份我們接受,只是我們增補的部份不可以。 如有人隨便用 -oo、-r(見說明 13)(台灣『烏/蚵』問題) 制定這個的人不曉得我們美國人這兩個字母放在最後的位置是非常深刻極固定的 [u] 及 [r] ,「-oo」多數也帶「幼稚感」;( a 至 z:)boo!(鬼嚇人),coo-coo(烏, 瘋),doo-doo(屎),foo!(不要),goo(膿垢), ooh及hoo!(嘆詞),loo(英國英文,廁所), moo(牛聲),poo(-poo)(屎),too(及), voo-doo(養小鬼),woo(求婚),yoo(叫聲),zoo動物園,shoo(趕蠅), ah-choo(噴嚏聲)…。

    r:bar 、car、ear、for、jar……可以說英國英語r在後邊少有聲, 但美國人口比英國五倍,應以美語為準。 想起很多國人陽平姓:唐、陳……護照用了國語羅馬字拼,移民到美國, r就活起來: Mr.Tarng, Mr.Chern, r 聽得見了!我記得看 TLPA 台語拼音方案說明說希望聯合國會接受它當台語的正式拼音法。 但聯合國已經接受漢語拼音為國語拼音法(見「要上聯合國」)。 而各書局在賣的遠東漢英大字典:稱之「聯合國華語注音符號」。 但 TLPA 式較符合威式而威式已算淘汰了…。

    P.S.:-r 是寫北京ㄦ化韻……衝突! P.P.S :講台語帶著北京ㄦ化腔真難聽﹝笑﹞。

    法語雅字到英文—沒事

    外國人讀拼音 Q、X、ZH、C ……難嗎?英語有很多法國語詞彙,Champagne(香檳酒)等等, 拼得遠離英文常例,但我們美國人都會唸。 美國主播「Deng Xiaoping」 (鄧小平)發得很準,反而「Beijing」(北京)的「jing」,j 常常說成 [ʒ] 。(j 本來是最不會被發錯的……)所以知道很多這些音是透過耳朵傳的, 而不是先用眼睛讀的。 就是說他記者朋友是這樣講的,光用看本來就會唸對了(如 jingle-bells)。 很像第一個用看的是法國人,然後用耳朵傳, 因[ʒ]在這裡不像普通英語言,而似法語。 而如果法語發音有辦法到英語去而不太受其寫法的影響, 就知道未來中國(有法國人口之 20 倍)會提供多少詞語給世界各語言。 到處在各國你會碰到很多漢語拼音外來語……而不會向上一輩子被威式扭曲: tofu(豆腐)ㄊㄛㄈㄨ(送氣t也不是從客語,因客語是 teufu)……。

    ABC 是別人的財產…小心弄

    --很難得,統獨份子都恨我,我才知道我是對的。

    (牛肉在此節前半段:)

    中文本來沒有字母,想借英文的(因為英文是「世界語言」 ﹝笑﹞﹝笑﹞)好了,您說英文p- 是送氣清,b- 是不送氣,濁,我接受,那麼,國語的「ㄆ」 完全等於英文的p-,大家憑什麼不寫p,「ㄅ」不等於英文 p 或 b,您要作 p,您兩錯,我要作ㄆ:p,ㄅ:b,我只有一錯,不要憑英文要憑 IPA ?我就拿去嚴式 IPA p‘╱b̥(見「P╱PH 或 B╱P:王力」),我就零錯。 您說台語的「萬」因要等於英文及 IPA 的 B(b),要做B,我說本來可以,但先看國語, 我們的台、國、客語音標要一致,否則小朋友們會笑我們。 爭論就放在「ㄅ」的身上。

    「英文是以清濁分」,國語人說ㄅㄆ都清,美國人則聽到 p(按照正式的說法)(連我自己第一天聽中文 (粵)「點樣」dim yeung(Yale 拼法)以為是「tim-i-ya」, 但我也碰到美國人聽我太太標準的ㄅ、ㄆ寫 b、p。 )國語是送不送氣分,美國人說p送氣,國語人聽到ㄆ,b- 無送,聽到ㄅ。 要國語人發濁音,您怎麼拼,他腦子裡只會發ㄅ、ㄆ,則辦不到。 要美國人發不送氣,寫個 b- 就有了。 (按:你寫 k、kh、kk,美國人當作 k ,而 g、gh、gg 算 g。 p、t 要小心點,:th = [θ,ð],如 thing、those;ph = [f] 如 photo。剛好我案順便避之。)

    那麼,您怎麼寫都沒辦法使國語人發清濁之別(英 pb),但讓我寫,有辦法使美國人發國語之送不送氣之別(即ㄅ作 b、ㄆ作 p), 而台灣人除了車牌,少數講台語的人會的羅馬字及上英文課外, 很少碰上 abc 字母,我怎麼拼對你們差不多一樣。 恐怕我還是要說 abc字母是我們的財產,不可以隨便弄!一不小心會害整個國家人和物, 總統變李騰輝,「董教授」變「桶巧授」, (不拘調)智變痴,訂婚變停婚,辦法變叛法…… 這不必要的麻煩都能避免。 但選錯再過幾十年,後代就要幫你修理……譬如, 沒想到有人搞拼音,結果所有路標ㄅ=ㄆ=p、ㄍ=ㄎ=k…..大陸早修理了。 十億人口(比講英語的人多一倍)而漢語拼音是國小必修的, abc 字母已經算大陸的財產一樣,不可以隨便玩弄。 台灣從地理、文化、教育看,夾在中國與美國之間(也有日本,但他們不搞 abc),兩者人口比您多75倍,您還不管,坐在真空設音標。 或者是用大陸的音標就較容易被統一?很難得, 統獨份子都恨我(要用大陸的東西原來算叛亂)。 我只是考慮資訊流通,軟體相容的問題。 積先生是否也要我們用簡體字,或乾脆講英文?答:問題是這樣看:你本來有了字, 不必再「買」一套,音標也有:ㄅㄆㄇㄈ,但 abc 音標你還沒選那一套好,以前有人把路牌都弄得ㄅ=ㄆ=p等等, 現在要請人修理,也要同一套拼台、客語,不然小朋友會抗議……

    空難 漢語拼音與二式

    這裡列注音符號第二式與漢語拼音衝突處, 不開玩笑,大部份相同但仍有衝突, 這樣的情形會引起溝通錯誤,電腦問題,航空管理通訊錯誤 ……空難!(航空管理全球一致, 用英文字母,要用拼音,不能靠中國字。)

    你寫 ju jiu juan liu niu chi shi 其他此有彼無音節,如: liou zang
    大陸唸法※1 ㄐㄩ ㄐㄧㄡ ㄐㄩㄢ ㄌㄧㄡ ㄋㄧㄡ ㄗㄤ
    台灣唸法※2 ㄓㄨ ㄐㄩ ㄓㄨㄢ ㄌㄩ ㄋㄩ ㄑㄧ ㄒㄧ ㄌㄧㄡ

    ※1依漢語拼音唸法(此以注音符號標示其讀音)。

    ※2依注音二式唸法(此以注音符號標示其讀音)。

    100 年後誰看得懂?

    現在有不少「台語字典」我看不懂,如「當」做「 dŋx」…一般成年人也不想學什麼新的拼法,再過一百年, 大家正在努力記載的台、客語,誰會看得懂(拼音部份)? (考古家?)我們可以肯定 100 年後漢語拼音的存在。 正如各國看著中國龐大市場而建交,不理台灣。 未來拼音產品(玩具、通訊器材、索引、網際網路東西 …)買得到大陸版,要台灣版要等或根本沒得買。

    我要統一祖國!!(……的拼音而已,可以嗎?好不好?)

    我不是說要「統一中國」,只是「統一中國 ……的拼音」(或「統一華語的拼音」而已,好不好?), 如最近我看到北京圖書館已經上網路,查詢大概用漢語拼音, 筆劃來講,大家不會簡體字,難查…。 拼音統一,大家不必學簡體字仍能用中國大陸龐大資源, 要統一中國的人,漢語拼音應更容易接受, 您還沒決定(或還沒把全省路牌改注音符號二式)之前哪式最好, 仍想叫 10 億人,用了 40 年的東西為了 2% 人口而改……無可能(2%=台/大陸之人口比例)

    不敢講

    最近大家都在寫文章講音標, 除了羅肇錦與我一樣提倡儘量用漢語拼音, 其他學者整篇此被 99%※ 的華人用,也已經 40 年的音標連一提都沒有。 據我所知,當然以前提倡它算叛亂罪,現在大家仍討論它那麼少, 為什麼?我是外國人,我不懂。 也許怕斷了政府的補助 ……文章裏仍說「我們客觀的分析各方案」!!

    ※ 99%:會用任何音標的華人,包括東南亞……。

    終結者的方案

    台灣已經有了語言與文字,只是用 ABC 做音標是正在形成,仍有機會弄對。 而注音符號千萬不要馬上廢除,等大家懂得漢語拼音之必要性才廢除。 「但是我 XX 案已經公佈了」或「XX 部已經在實行 XX 案」等等。 最近我看到很多案都稱自己為「終結者」而請大家「捐棄成見」……當然, 我也是這樣看我的案, 不同的是我的用戶已經有 10 億人口的國家 40 年內國小畢業的人(其實 40年前才有第一批……但連會講國語的老師那時並不普遍, 故本文說「40」的地方算誇張點﹝笑﹞)

    偏偏要跟別的人不同

    世界上有很多國家英語是他主要語言, 沒有一個想「走自己的路」,大量改「進」英文拼法( 200 年前美國創造一些「簡體字」colour→color、centre→center 幾個而已)。 98% 中國人(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都用漢語拼音 ……想起俄羅斯幾百年前差一點點沒選擇用拉丁字母而決定用希臘系字母, 從打字機到軟體,不能買現成的,都必須自己做。 想起中國有一時大家都要自己煉鐵。 台灣人是不是連百分之一會教會羅馬字?講台語的人,福建、馬來西亞很多, 他們的北京語教學是用漢語拼音。 拼「台語」當然會用漢語拼音做基礎, 所以我們不要限制台語交流。 (又如去日本不敢租車開左邊, 叫做「不便」, 可惜剛開始世界沒有開會統一, 可惜可惜 ……台灣學者, 快趁機會!!)假設再過幾年, 中共長大了, 不再壓迫他的鄰居(很多共產國家最近合理化了, 看東歐、蘇聯)是不是那個時候才可以跟著新加坡、馬來西亞採用漢語拼音? 他們採用了, 國土還在,怕什麼?

    「老師的名字英文怎麼寫?」

    「老師的名字英文怎麼寫?」台灣的學生無答案,大陸的學生馬上有答案。 我們趁機會選與大陸用一樣的方案,或者是不是一定要跟它不同。 如我來台之前看貴國郵戳「 80.4.4」一點也沒想並非 1980 年,而是民國 80 (公元 1991 ※)年。 (世界集郵界知道嗎?)。 地名「竹田」為 jutian(注音符號二式), 除非您有辦法每次附上音標說明, 否則外國人知道台灣是講中文,而國外新中文字典都說 ju=(ㄐㄩ)橘。 或如給觀光客的地圖,比例尺要用公里或「台里」 ?要用世界標準音標或一定要另定一套「具有本國特色」的國語音標。 (順便提:ㄕ與ㄙ要維持分開以便查詢系統一致,不管再過幾年台灣人均不捲舌。 如美國人 w、wh- 同音,但要拼得一樣無人敢。 或「明」「冥」同音要不要只寫「明」?)。 偏偏要跟大陸用不一樣的音標,反正「大陸的東西國人最好少看!」、「乾脆禁看!」 ……喔,已經做過。

    P.S.:每次看到人家提「70 年代」,是民國70 或 1970? 我們外國人不懂。

    ※ 公尺、公里、公元(年)好不好。原在中東起算的年反而稱西元。

    買不到零件,連 F-16 飛不久

    大家應該知道,您的車子不管多好,找不到零件就完蛋了。 或都是公司的新電腦不能用您的舊軟體等等,必須重新做,大浪費。 很多這些問題早就可以知道, 從支線回到幹線(不誤入歧途), 或者是「國家決定立汽車業」,後來發現無法與 TOYOTA 競爭,大工廠停工,工人失業。 像注音符號第二式,跟漢語拼音一樣沒犯 g 做 k 罪, 聲母只有ㄑ、ㄒ、ㄓ、ㄗ、ㄘ(5/21)與漢語拼音不同,韻母,ㄠ係用 au 非 ao。 ㄧㄡ、ㄨㄟ、ㄨㄣ漢語拼音用縮寫,二式用原寫。 ㄨㄥ排是 ung 非 ong,ㄩ用 iu 非 ü,[倒ㄓ] 也不同。 可以說兩套大同小異(見本文「空難」項)都不錯。 但是假設二式,比漢語拼音更好 20% 還是我們用戶頂多能達兩千萬, 他們十億,您還沒開始(真的推行), 他們已經做了 40 年,您看英文拼法那麼亂但沒人能改它, 可見品質不算重要,是已經在實用的人多不多( installed base)才重要,不容易改。

    我不要你們中國人的東西

    假設突然沒有中共, 漢語拼音就可以開始考慮嗎?甚至真的光復大陸了, 中共蓋的高速公路要拆除, 蓋新的呀?不能用中共的東西嗎?就把它看做「我們中國人」的貢獻就能接受。 喔,忘記「我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我們不要「你們中國人」的東西, 就把它看做「我們人(類)」的貢獻就能接受了。

    與中共搗蛋

    教育部最近有一套台、客語方案,好像是特別為了「與中共搗蛋」:不但 b 作 p(g 作 k……)老問題,也有空前的:

    注音符號
    漢語拼音 z c zh ch b p d t g k j r
    教育部 c ch z zh p ph t th k kh (z) j
    教會羅馬字 ch chh ( ) ( ) p ph t th k kh (ch) (j)

    以前很少看到 zh 等等…,巧合或搗蛋﹝笑﹞。

    就保證台灣以外的漢學家必須把資料塗改才看得懂,台灣制音標者真住真空 ……(一般漢學家 40 歲以上,腦子受不了符號衝擊,那麼大不敢看您的東西)。

    以上該套遠離漢語拼音,近漢語拼音是教育部的注音符號第二式。 民國 85 年 12 月交通部有印「路街地名統一中文英譯使用手冊, 縣市名不改,鄉鎮以下都用注音符號二式※。 申請護照應該至少有「二式」/「一式」對照表參考, 我去看,新表不見,仍然只有舊威式表(ㄍㄤ =ㄎㄤ=KANG), 另外不知道為什麼教育部拼方言與拼國語也沒有統一(或者算了, 不靠政府), 反正還好在台灣推行什麼拼音都不會很徹底, 而注音符號才是各孩子知道 ……採用哪套只有漢語拼音才能保證不必再改, 世界講漢語地區就算統一的了!怕聽起來像「統一中國」, 那麼我們乾脆車子開左手邊因他們開右。

    ※連設注音二式「熱線」(原文無此稱)(02)23941454 、23122543 國語推行委員會。

    VHS vs. BETA

    大陸人口比台灣多五十倍,已經出國開始跑全世界※。 漢語拼音已經當作他們的注音符號 40年,國語是世界最多人講的語言, 其次是英語。台灣學生多年必修這兩者,還好台灣仍在施行注音符號, 不然不曉得哪種拼音法已經就固定下來,而不可能是漢語拼音, 因「政治因素」,(他們用筷子,我們就不能用筷子)。翻他們的參考書, 索引按排不一樣,查詢不一樣 ……想起美國錄影機 VHS 及 BETA 兩個標準,後來 BETA 被淘汰,有 BETA 機的人大吃虧。或假設全球車子開右手邊,還開會討論「我國應該開哪一邊?」, 那末,用他們的拼音,要不要用他們的簡體字?不必 ……拼音是給外國人看(路標)及也許一天當學校的注音符號, 您以前幾乎沒有的。字是已經有的。

    ※而且「21 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笑﹞

    你接受「兩國一制」,細節仍可以談談 ……﹝笑﹞

    潘耒

    王力(1991 ,p147)引用清代潘耒(1646-1708): 「欲使五方之人去其偏滯,觀其會通化異即同, 歸於大中至正」……。

    大不列顛百科全書來台

    本文章所警告的問題,舉最簡單的例子。 讀者家裡不少一定有擺「大不列顛百科全書(中文版)」( 1987 台北:丹清), 20 多冊, 精裝,滿書架那麼大。無簡體字, 但因是按照漢語拼音排列,台灣人不會查,要翻筆劃索引, 我已經看完了,你還在翻索引。這算實際例子, 不少台灣人家中最大的百科全書也不會查。未來更多智慧產品會這樣, 政府可以要求進口時不能用簡體字,出版社覺得不太難, 用電腦換一換,只有少數非一對一,如「板」→「板、闆」。換音標也是一對一, 調換排列也可以,但只為了 50分之一的中文市場要換來換去,多多少少有的出版社覺得太麻煩, 所以要用只能找到漢語拼音版。 或如國內「中華兒童百科全書」(台灣省政府,1981) 按用注音符號排列,大陸兒童不會用,犧牲多 50倍大的市場,一般的出版社會作最經濟的選擇, 所以統一拼音有助於分享中國文化。用英文講中國的東西的書也是,如 Pulleyblank 的聲韻學的書都按漢語拼音排。 Baxter (白一平)的 A Handbook of Old Chinese Phonology (1992:Berlin:Moulton)也是。「中國百科全書」也是 ……繁體字但按漢語拼音排(台灣版)(1994,台北:錦繡)用了書架 3 或 4 公尺喔!

    要上聯合國

    下邊引用某一位 TLPA 音標設記者對其音標之期望(不註資料來源, 以保護他的身份﹝笑﹞)(1992年)

    不僅在台灣推行,將來,這一套音標可推行到中國大陸, 作為標寫中國大陸的閩南方言,客家方言的符號(1), 也可能推行到世界各地,作為聯合國承認的重要語文(2), 做為外國人士學習閩南話的主要工具(3)。

    看完,我覺得恐怕與「光復大陸,統一中國」一樣最好休想吧! 註解:

    1. 假設我來台灣推行我的音標,我的音標看起來很熟識, 就是國小大家都會的ㄅㄆㄇㄈ,但是我的「ㄍ」是您的「ㄎ」, 我的「ㄐ」是您的「ㄘ」等等 ……您們台灣人會不會接受?所以去大陸,您把他們的 g 寫成 k ,要他們 學,如「本銀行『8』作『9』」……講最後一次:人口十億,實行拼音 40 年。

    2. 聯合國已經接受漢語拼音,最好銜接漢語拼音才有希望, 不要跟它有衝突。 (還是改向美國太空總署申請,用您的方案與世界各語言一起刻一個 Hello 字,在太空船殼,送到冥王星,而不再在地球出現,公平嗎?﹝笑﹞﹝笑﹞)

    3. 本外國人試看您們用意很好,但只住在真空裡面,我才必須寫本文章。而課本將 g 作 k ,害了我們學生多少腦細胞!?!!又一再「正式公佈」那些方案, 讓人想「正式」判您們「五年勞改」﹝笑﹞!

    好了,他的名字是有舌尖塞不送氣聲母, 合口,舌根鼻音韻尾的 ﹝笑﹞

  6. 結語:建議

    1. 拼國語用漢語拼音才是世界標準(羅肇錦,1995,p76-77,也建議)。

    2. 拼台、客語用國語拼音為基礎(如羅常培,1931,p29)。

    3. 請作者們面對漢語拼音,不再避免因為政治敏感等等。

  7. 參考書目

    1991 ,王力。王力文集,第20卷,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

    1991a ,王力。漢語音韻學,台北:藍燈。

    1931 ,羅常培。廈門音系,1975重印,台北:古亭。

    1968 ,Yuen Ren Chao (趙元任)。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Berkeley:UofCal press。

    1987 ,王天昌。漢語語音學研究,台北:國語日報出版社。

    1995 ,羅肇錦。客家人眼中的「台語」符號,台灣研究通訊。

    1982 ,Peter Lagefoged. A Course in Phonetics, (2nd ed), New York:Harcourt.

    1989 ,北京大學,漢語方音字彙,二版,北京:文字改革。

    1995 ,江永進:選擇台文文字方式e一寡準則,台灣研究通訊。


Detailed English Abstract 詳細英文摘要

Here in Taiwan scholars and government bureaus are busy proclaiming spelling systems for Taiwanese (Southern Min) and Hakka languages that ignore the fact that right next door there is population 1 billion China, who has been using Hanyu Pinyin for 40 years. My paper proposes that Taiwan use Hanyu Pinyin for romanizing Mandarin, Taiwanese, and Hakka, and gives extensions to Hanyu Pinyin to cover the latter two `dialects'.

I ask the question, is it due to politics that scholars still so rarely discuss this obvious solution? There are even those who want to continue the Wade-Giles nightmare of T/Th systems (vs. T/D). If aspiration is the differentiator in Mandarin, I can make English Speakers aspirate by writing T and not aspirate by writing D. If voicing is the differentiator in English, no matter how I write I can't make a Mandarin speaker voice (as Mandarin has no voiced T's and D's...) therefore T/D, P/B, etc. are good pairs. As Mandarin will remain the mainstay of the classroom, we first adopt Hanyu Pinyin and then make "upwardly compatible" additions to it to also encompass Taiwanese and Hakka.

本案舊英文版(但裡面有的東西我也已放棄):A 1996, now invalid early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aper. (我這個最早的「傑作」恐怕有一點扭曲閩南語為了配合華語)。

後記:協助打字緣起(邱耀初)

本人與許鶴鍾(東吳大學心理學系助理)、蔡明家(東吳大學商數系學生)從 1998年10月左右開始關心街路譯名爭議問題時, 陸續在媒體上發表一些文章表達關於此事的一些觀點, 期間曾接到一張以印章蓋著積丹尼名字, 但字跡相當潦草且凌亂的明信片, 僅略知其對於我們的文章有些看法, 但無法確知其意。我們曾打了一通電話與之聯絡, 但他剛好不在,也未再作進一步的聯繫。

今年初( 1999),街路譯名一事又引起討論, 我們在媒體上也發表一些文章, 此時直接接到積丹尼先生所打來的電話, 期間也陸續通過幾次電話,對他總算有些認識, 並希望其將所寫過的資料寄來給我們看。結果積丹尼先生寄來一堆文件, 幾乎皆是手稿,不僅相當亂且很難辨識, 但其中有一份稿子引起我們的注意,由於這份稿子是一份曾在研討會發表, 但被拒絕使用原名的論文(據其所稱)。 但這很可能是台灣首度較為明確的以「漢語拼音」作為主軸嘗試整合母語 (台語與客語)的拼音方案, 這個整合性的作法應該也比目前所討論「通用拼音」 時間更為提前。我們深覺這應該是一份值得流傳的稿子, 且具有歷史上的意義。所以我提議將其用電腦打字, 使此稿子能以清晰的面貌呈現在關心此議題的大眾們面前, 於是由鄧伊茜同學(東吳大學日文系)先將整個稿件打成電腦文件, 次由許鶴鍾與蔡明家協助校稿, 同時由許鶴鍾更進一步造字以處理一些音標的符號, 並與積丹尼先生就一些不清楚的內容作進一步的澄清, 除了一些明顯的錯字, 以及對原始音節表的格式(非內容)稍作更動外,其餘一律依其原貌。

由於文章的論點邏輯性並非很清楚, 所以我們無法完全掌握其觀點, 而從與積氏討論的過程中我們也發覺到, 其所堅持的觀點與我們的看法有某種程度的差距, 但這並不影響我們願意對其所做的協助, 主要是我們肯定這位老外對台灣的關心, 以及還原一份歷史的文件供大家參考與評論的想法。

邱耀初 台北 1999 年 3 月 12 日

謹記於東吳大學心理學系 F202 實驗室


Dan Jacobson 積丹尼

Last modified: 2017-06-24 19:46:15 +0800